<cite id="npxxr"></cite>

      <form id="npxxr"></form>

        <sub id="npxxr"></sub>
        <ol id="npxxr"><del id="npxxr"></del></ol>

        <sub id="npxxr"></sub>

              沒有絕對先進的設備,只有先進的工藝!

              技術方面的東西研究起來其實挺有趣的,刀具尤是如此。轉一篇社友六角車比較有意思的文章。

              某設計所的一批圖紙,來到我廠加工,還跟著幾名設計人員以備咨詢和驗收,產品是艦艇上使用的一種新型深水火箭彈引信,我們只管加工零件,不管組裝,對我們這個廠來說,建廠以來就是專干這類活的,不論產品多么先進,零件加工不是鑄造和冷加工就是切削加工,按著生產未動工藝先行的老套路,車間技術組的幾名技術員按著分工合作的原則,先開始給自己分到的圖紙編工藝。

              這個車間是個以切削加工為主,大小數百臺設備,從瑞士等西方國家進口的高級加工中心,到近些年流行的一般數控機床和五十年代的蘇式設備,形成了新老高低的搭配,不管是加工精度還是生產規模在國內都是首屈一指的,這的技術人員自然是見多識廣,在進行技術比武時廠工藝設計所曾向常規研究所叫陣,只要你能畫出圖紙,我就能有辦法加工出來,套用眼下流行的一句話,“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笨梢娂夹g能力的雄厚。

              但這次還是遇到了難題,高精尖的設備能干出高精尖的產品,但再現化的設備也有其局限性。一形狀極其簡單的小零件就把人難住了,材料是10mm左右的65Mn圓球,(幾年前的事了,具體數字記不太準了),是設計院提供的,要求在上面加工一個扁孔,扁寬4,兩頭是R2.5的圓弧,精度0.02,粗糙度0.8。這么小的扁孔,精度又這么高,如要用旋轉刀具加工,那么細的刀桿不論是銑或車強度都是個問題,而更讓人頭痛的是,零件在精加工時,壁已很薄,夾得松了容易松動,夾得緊了容易變形,也就是不輪是刀具還是夾具都有一定的設計難度。說實在的,和這個設計所雖同屬一個部,但一南一北遠隔幾千里,一直沒打過交道,彼此沒多少了解。就是熟悉,除了技術問題,其它問題也不能隨便的詢問,這也是行規。比如為什么要設計成這樣,精度降低一點直接用線切割或電火花不就行了嗎。說這話的一準不是一個有水平的技術人員,人家設計成這樣,一準有人家的用處,說不準這還是個關鍵件呢??赡苓€有人提出什么專機,還有那個國家加工此類零件的設備如何先進之類的遠水解不了近渴的廢話。

              搞機械加工的都明白,自己沒有的設備再好也只是水中月,鏡中花。只有在現有的設備上想辦法才是最現實的,何況也就是幾百件,干完這一批人家理順了工藝,再也不會來這么遠加工了。要是為這么點活再置買專機值得嗎。好在國有企業,人們的團隊精神很強,對剩下的幾塊骨頭來個集體攻關,相比那些靠打工仔來支撐的企業,很難有國有企業的這種凝聚力,由于利益和處境的關系,說干不了可能要被炒,有辦法也不能輕易往出說,那樣可能別人拿去到老板或上司面前去邀功請賞,自己落個竹籃打水。只有到自己能得到利益的時候才說。要不然就是爛到心中也不說。國有企業就不一樣了,一個人的價值不全是由領導決定的,不論是加薪評獎都由這個小集體來決定,尤其是技術部門工作的員工,如果你愿意又能努力,絕大部分人都是可以干一輩子的,沒有后顧之憂。

              閑言少敘,再說這個零件怎么干。工序排列如下:

              一.臺鉆粗鉆孔;

              二.線切割粗割成型。

              下一步精加工怎么干?最后落實到拉削上,用拉削有兩個關鍵點。一是刀具,這很容易,自己有刀具制造分廠,設計好拿去做就是了。刀具的問題解決了,下來就是拉床的問題了。原來車間有兩臺行程3米來長的臥式拉床和兩臺行程500的立式拉床,從五十年代一直用到八十年代,只加工一種零件,跟專機沒什么區別了。當然用這種拉床加工這活那是小菜一碟,不過,到05年隨著設備的更新換代和6S管理,不少多年閑置不用的設備就都賣廢鐵了,這四臺拉床也在其內。如今要用時卻沒了,設備是沒了,可工人還在,于是就把人叫來一起研究。這個拉床工人50來歲,進廠就干拉床,拉床停了就一直當工長,一直平淡無奇,沒故事。但他的師傅卻有故事。

              他的師傅是位老軍工,解放前就是國民黨的兵工廠里的技工,還記得很清楚,老頭個不太高,精瘦。認識他是在文革時期的一次批判會上,罪名是為本派的武斗組織,一次就用立拉加工了100只五四式手槍槍管的膛線。人們這才知道這幾臺拉床不只是能拉槽(過去一直是拉槽的),還能拉搶炮管。這個老師傅如今起碼有100多歲了(但愿他還活著),有其師必有其徒,這回就全看徒弟的了。

              工長看了一會圖紙說:“活到不復雜,可以干?!?/p>

              幾個人立即問:“沒有拉床這么干???”

              “就這活啊,在車間里隨便找臺機床就干了?!?/p>

              幾個技術員被他說得云遮霧造的,互相瞪著看。

              他解釋說:“咱們不是有幾臺螺紋銑嘛,刀架的進給裝置是液壓的,去掉銑刀桿換成拉刀桿,床頭卡盤固定在空位上。夾具設計成一個能塞進去球料的孔,然后前面開一比拉刀稍大一點孔,以方便拉刀進出。

              最后一道難關有了辦法,雖然幾個人還有點將信將疑,但有辦法總比沒辦法好。沒幾天定做的三把拉刀來了,工長已把床子調好,裝好刀和要加工的零件,開始試加工。不但本廠的技術人員,連設計所的技術人員也來了,圍著螺紋銑站了一圈,看這個活雖小,的確讓不少的人為他操心。

              工長裝好零件,從零件的孔中穿過拉刀桿,然后插到刀桿孔里固定,輕按液壓開關,刀架緩緩移動,切削刃快到一半時,隨著咔吧一聲脆響。拉刀斷了。圍觀的人員互相看看了看,有的搖頭有的嘆息。

              幾個人卸下斷掉的拉刀,研究了一會問工長該怎么辦。

              說說這三把拉刀,屬試驗品,活的孔才那么大一點,工差只有2道,也就是刀具最多只有一道的磨損量,設計定額一把刀能加工出一百活就很不錯了。拉刀還開有容屑槽,中心部分已很細了,再加上高速鋼淬火后很脆,極容易折斷,但零件粗加工余量也只有幾道(有些企業稱絲),拉刀的強度也夠用,不應該一個活都沒干到頭就打了。實驗受挫,暫停分析原因,最后還是工長突然醒悟,那就是為了達到精度要求,零件是圓周浮動的,但拉刀卻是夾緊的,稍有一點橫向力就別斷了。于是讓拉刀也浮動起來就好了。

              事后,設計所技術人員的評價是:沒有絕對先進的設備,只有先進的工藝!

              文章來源:六角車

              « »

              一條評論

              1. hhhlk說道:

                我相信快絲應該達到精度,好了可以研磨一下。實在不行慢絲??!小菜!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A级国产片在线观看